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(转)丹青 作者:阿美
(转)丹青 作者:阿美
天气已经渐渐转凉,乌云密布天空,一丝凉风袭来,吹的人一哆嗦。
  我紧了紧衣领,感觉不在那麽难受了。
 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古镇,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  但是我却再也回不到过去,回不到那个单纯充满幻想的小女生了。
  又一阵凉风吹来,带着溼润的泥土气息,虽然已经抓紧衣领,凉风还是无情
的灌进衣内,赤裸的胸部被凉风一吹感到丝丝麻意,两颗乳头不自觉的挺立起来
,同样真空的下体也感到溼溼黏意。
  该死的,我恨这样的自己,那个只想着谈场恋爱、毕业后结婚生子、平淡而
又温馨生活的自己哪裏去了?仰头望着古镇前的丹青树,它还是一如既往的繁茂
,如鹅掌般的叶子已变作墨绿色,随着凉风轻轻摇摆,发出「哗哗」的声响,不
同的是那嫩绿色的新枝上又长出了新的花苞。
  记得上次见这颗丹青树开花还是我九岁那年,只是那时开的花朵是浅蓝色的
,父亲说过这颗丹青树在村落形成时就已经存在,那时附近每个村镇中都有一颗
丹青树,每年的四月九日村民们都会围绕着丹青树展开一场盛大的祭祀。
  巫师们都带着红色面具,有妩媚妖娆的女性角色,也有怒目獠牙的男性角色
,随着鼓乐响起,巫师们边跳边唱。
  女巫们唱腔婉转,舞步轻盈,柔美细腻;男巫们唱腔质朴,舞步骄健,粗犷
豪放。
  一是充满阴柔之美,一是充满阳刚之气。
  这场祭祀活动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,燃起的篝火照亮了半个天空。
  到达高潮时所有人都跪倒在丹青树下,向它祈求祷告,丹青树则会将人们的
祈祷传达给祖先,这时满树的花蕾都会绽放,开出红艳艳的花朵,仪式中的人们
无不心迷神往,此时仿佛天地人合为一体
    ……
    「啪嗒」一滴雨水落在脸上,我仰头看天,云层好像更低更黑了。
  随着岁月的流逝,丹青树已经不再轻易开花,就算长出花蕾,也会慢慢掉落
,有时偶尔开花也不再是以前的火红色,而变成了或蓝或绿的颜色,附近几个村
镇的丹青树不知什麽原因都相继枯萎了,现在只留下了这一棵丹青树看着云卷云
舒,如迟暮的老人一般孤寂的生长着,人们也像忘却祭祀一样,早已忘却了这棵
丹青树
    ……
    「啪嗒~啪嗒~」更多的雨滴随着凉风落了下来,一场暴雨眼看就要来临。
  小时候也问过母亲,为什麽给我起名叫丹青,母亲则说在我出生时这颗丹青
树开花了,不过却是绿色的,远远看去和树叶混为一体,很难分清,但是父亲很
高兴,说这是吉兆,于是就给我取名叫做丹青。
  「啪嗒~~啪嗒~~」一阵凉风吹来,雨水随之从天际掉落下来。
  下吧,下的更猛烈些吧,让雨水沖刷我这具骯脏的躯体吧,连带着我的心灵
也一起沖刷,只要能让我回到过去。
  我望向丹青树,在风雨中丹青树像位老人一样慈祥的看着我,丹青树啊,是
你看着我长大的,你能告诉我该怎麽办吗,我心裏默默的向丹青树诉说。
  「哗哗~」只有树叶摇摆的声音。
  丹青树,连你也瞧不起我吗。
  「哗哗~」
  丹青树,求你帮帮我吧……
    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,我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了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丹青~明天就要去军训了,要半个月见不到你了,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
。」
  铭佳一边帮我整理着行李一边说到。
  「嗯,放心吧,老公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」
  我懒洋洋地趴在被窝裏,看着心爱的人给自己收拾东西,感觉好幸福。
  昨晚和铭佳聊到了半夜,聊到情浓时又亲热了一番,用铭佳的话是临别炮。
 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每次都说打炮好粗俗,抗议了几次都无效后就随他说了。
  马上就要军训了,只可惜铭佳已经大二,不能陪我一起去了,心裏还有点小
难过。
  「丹青,东西都收拾好了,你看看还少东西吗?」
  铭佳笑嘻嘻的来到床边一下子掀起了被子,一只手攥着我的乳房,一只手揉
捏着我的屁股,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捅一捅我的小穴,搞得我痒痒的。
  「啊~~老公,不玩了,都几点了,今天还想出去逛街呢。」
  我作势要咬他的手,可是他知道我不会下狠手,还是我行我素,大手更加的
放肆起来。
  抓乳房的手伸出手指轻轻地捏弄着我的乳头,左半圈、右半圈、又提又拉,
下面的手更是伸出手指捅进了我的小穴,进进出出,还不时的用大拇指揉搓着我
的阴核。
  被铭佳这样一阵爱抚,我浑身软绵绵的,被戏弄处更是像有电流般酥酥麻麻
的,下体已经传出「吧唧~吧唧」的水声,最让人羞愤的是铭佳全程都笑瞇瞇的
看着我的反应。
  「不来了,不来了,你欺负人。」
  我一只手捂住眼睛,一只手抓住铭佳的手往外拔,可是我哪裏是他的对手。
  「小可爱,又害羞了,你身上哪裏我没看过。」
  铭佳坏笑地说着,将我翻了个身,趴到了我的身上。
  掐着乳头的手指更是向上一提,将乳头拉的长长的,整个乳房都跟着被提了
起来,我的心仿佛也被抓住提了起来。
  「啊~~坏老公,啊~真的不来了。」
  我抗议道,可是感觉到铭佳渐渐翘起的下体,我知道不可能了。
  「来,帮我撸撸,一会再来一炮。」
  铭佳的大手抓住我的小手放到了他那根小兄弟上,我配合着抓紧,随着老公
的大手套弄起来,感觉手裏的肉棒越来越硬,青筋凸起,我伸出手指摩擦着老公
的龟头,我知道老公最喜欢我这样爱抚他的小兄弟了,果然不一会我的手裏就溼
溼黏黏的了。
  呵~臭铭佳,叫你欺负我,我也不让你好过,想到开心处手就不自觉的攥紧
了些。
  「啊!老婆,你要谋杀亲夫啊?」
  「哦~不好意思,老公,这样可以吗?」
  知道不好我赶紧松开一点攥紧老公命根的手,轻轻的爱抚起来。
  随着我的套弄,铭佳的肉茎流出了更多的粘液,攥在手裏感觉像是一根烤熟
了的大肉虫,还不时一跳一抖的。
  想到一会又要被他欺负了,还有点小激动呢。
  正在我翻小心思时,铭佳从我身上爬起,抓住了我的两条腿,大大地分开,
不等我阻止就低下头去含住了我的花穴。
  「啊~~!老公~~不要~~」
 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他的头,可是铭佳又舔又吸,我的力气仿佛都被他吸走了
,半分也使不出。
  「啊~~啊~~,老公~~」
  我娇羞的喊着,声音又小又媚,说是拒绝,可是娇媚的声音一发出,铭佳舔
地更起劲了。
  吧唧~~吧唧,一连串的吸水声从下体传来。
  「啊啊~~啊~~」
  这时铭佳有力的大手掌从我的腿弯穿过,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,一下一下的
揉搓起来。
  铭佳曾说过他最喜欢我的这对乳房,大的像皮球一样,又软又有弹性,看着
就想干我。
  当听他坏笑着这样说时,我如一只发怒的小猫一般瞪着他,小拳头如雨点般
落到了他身上。
  可是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小骄傲的,哼~喜欢就喜欢,干什麽说出来。
  吧唧~~吧唧,铭佳越舔越深,舌头更是深入到阴道中舔弄。
  「啊~~啊啊~~老公~~不要~~快出来~~」
  我感觉有千百只小蚂蚁在下体乱窜,一股股电流顺着下体传遍了全身,只想
让铭佳再舔深一点,再用力一点。
  可是这样说感觉好羞人,好像个蕩妇一般。
  「老公~~不要了,快出来,啊~~老公~~」
  铭佳这次终于把头擡起,色迷迷的看着我,喘着粗气说到「舒服吗?丹青?

  我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,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,可是内心却有一丝丝失落

  「讨厌啊,老公~那裏脏。」
  「嘿嘿,老公我不嫌脏,来~给我也舔舔。」
  说着老公握着肉茎跪到我身边,想要把那根还流着粘液的坏东西放到我的嘴
裏。
  「啊!不要,拿开啊,脏。」
  我条件反射般逃了开来,握紧了小拳头躲到了床边,如临大敌一般。
  铭佳好几次想要让我舔他的下体,有一次甚至抓住我的手后强行将肉茎伸到
了我紧闭的嘴唇上,最后在我流下委屈的眼泪后才收手,那次我有三天没有和他
说话。
  「好啦好啦,知道你怕脏,来小兔兔,咱们干点正经事。」
  铭佳没有再强求我,而是色迷迷的爬过来抓住我穿着白棉袜的小脚,又把我
拉到他身边。
  这时我仰躺在床上,小脚丫被铭佳攥在手中不停的抚弄,他还抓住我的小脚
放在鼻子上又吸又舔的。
  每次做爱,铭佳都会让我穿上白色的棉袜,他说这样光溜溜的只穿着袜子看
起来好兴奋,干起炮来更起劲。
  而且他还喜欢闻我没有洗过的脚,尤其是夏天运动过后,人家要洗脚上床,
可是他却抱着我到床上后,贪婪的闻着我穿白色棉袜的脚丫,他说有一股少女的
体香。
  我知道根本没有什幺体香,只是这只大色狼的变态爱好,每当这时我也只好
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了。
  现在我的小脚丫被铭佳弄得痒痒的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  「呵呵~~不来了,不来了,大变态。」
  铭佳则做出一副神往的表情,「香,真香,老婆的小脚丫最香了。」
  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「大变态!」
  「嘿嘿~大变态老公要向小绵羊开炮咯。」
  说着铭佳一下子骑到我的身上,一手绕到我的脑后,擡起我的头和我亲吻起
来,一手扶着肉茎在我的小穴上摩擦,没一会就插了进来。
  「嗯~~」
  我闷哼了一声,感觉下体被肉茎涨得满满的,说不出的舒服,我两手不自觉
的抱紧了铭佳。
  慢慢地抽插几下后,铭佳加快了速度,像个电动马达一样快速的抽插起来,
从下体处传来了「啪啪~」声。
  听着「啪啪~」的撞击声,感觉着铭佳火热肉茎不断摩擦着肉穴,我的欲火
越烧越旺。
  每次抽出都像是抽走了我的灵魂,让我有一种灵魂出鞘的眩晕感,而每次插
入则像是重重地撞击着我的心灵,让我有一种从悬崖跳下的刺激。
  「啊~~啊啊~~啊~~」
  随着铭佳的插弄,我情不自禁的呻吟着,两只手紧紧的抓着铭佳的后背,生
怕他从我的身体中滑出。
  再深一点、再大力一点,我的内心不断的吶喊着。
  不断地抽插,不断地加速,铭佳像是不知疲倦的火车,高速向前。
  「哦~~~」
  铭佳大力地挺送了几下后,将肉茎狠狠地插入了我的小穴深处,一抖一抖的
颤动着,只感觉他的肉茎像充气似的又胀大一圈,将我的花穴塞得满满的。
  我知道铭佳现在已经射精了,感觉心爱的人在自己体内爆发有一种水乳交融
的幸福感。
 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,谁也不愿意分开,感受着彼此的呼吸。
  渐渐的感觉花穴中的肉茎变小了,仿佛一股液体顺着花径流出。
  「舒服吗?丹青。」
  铭佳慵懒地问到。
  「嗯」
  我轻轻地回答。
 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舒服指的是什幺,但能够让心爱的人开心我就很幸福了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团结就是力量,预备~~唱!」
  来到军训基地已经三天了,这三天来每天都是队列训练、站军姿、内务整理
……几天下来早就把初来的新鲜感磨没了,今天倒还轻松点,为了能在汇报演出
的晚会上有所出彩,现在每个连队都将训练时间缩短了一些,唱起了红色歌曲。
  现在吴连长正带领着我们女兵连唱歌,听着一群娇惯的小花莺莺燕燕地唱歌
,吴连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  「都大声点!没吃饭吗?」
  吴连长大声的喊道。
  「……向着法西斯蒂开火,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……」
  被吴连长吼过后,唱歌声陡然加大了一点,可是没过多久又变得软绵绵的了

  「邵丹青,你来唱一首《五星红旗》。」
  吴连长点名点到我的头上,他知道我是班级裏的文艺委员,所有每次唱歌间
歇,总是在让我唱一首歌来带动大家唱。
  倒霉,我心裏想,这两天练队列喊口号喊得我的嗓子都快哑了,还要再加唱
歌曲,命苦啊。
  被点了名也只有咬着牙唱了。
  「那是从旭日上釆下的红,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……」
  不知为什幺,唱着歌时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,可是视线範围内又找不
到人影,真是奇怪。
  「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,为你欢呼我为你祝福,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。

  一曲歌毕,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。
  「好,现在开始队列训练。起立!」
  吴连长又大吼起来。
  啊~我还没休息呢,真是命苦啊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    「丹青,今晚你来站岗哦,晚上十二点我会接替你的。」
 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在饭桌上班长小雯安排了今晚的值夜任务。
  「好的,你放心吧。」
  一个训练营,哪裏来的坏人,还要走形式搞个站岗任务,我心裏抱怨着,有
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睡个觉呢。
  「丹青,记住啊,今晚的口令是‘红旗’,回令是‘飘扬’,不要忘记哦。

  「哦哦,知道了,保证完成任务。」
 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回答。
  …………
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