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重生之美女调教】【全本】
【重生之美女调教】【全本】

  【内容简介】是一个邪少的荒乱史。这是一个家族内的秘史。这是一代邪少的猎艳史。成熟美丽的母亲,温柔似水的大娘,冷艳坚强的二娘,开朗火爆的三娘,天真无邪的堂妹,还有都市里不计其数的各种美女,都成为了他的目标本书走的是XQ流,合集流,全收全控,无雷无郁闷

  第001章 带着嫂子一起走

  北风打着呼哨旋转着,翻腾着,像一群无形无影的疯子在奔驰吼哮,那一阵子刚向远方吹逝了,这一阵子就又接踵而至,风,就这幺一个劲的刮着,宛似永远没个终了,尤其这北风起自现下的深秋黄昏,拂在人身上,仿若是用刀子割,那等寒瑟劲儿,像能穿透人们的肌肤毛孔,直冷进骨缝了里去,此际,在这群山叠峰中的绝崖上,风刮起来的威势,非但冷峻,冰冽,简直可以将个大活人抬起来。

  这片绝崖峭拔险峻,下临无底深渊站在崖上往下瞧,只见云气迷漫,寒雾重重,灰蒙蒙,暗黝黝的,看不到底,自然,就算真的能够看到,恐怕这壑底下也无甚可瞧的,崖的对面是一望绵延、无穷无尽的山峦峰岭,崖的后面也连接着无穷无尽的山峦峰岭,极目所至,全是参差险恶却又阴冷沉默的山岳,像一个个狰狞又巍峨的巨人,千万年来 ,它们就一会这样阴冷沉默的站在那里了……

  绝崖之上,一少年静静立在其边缘,身上有股浓得化不开的悲伤与落寞。

  少年白衣黑发,衣和发都飘飘逸逸,不扎不束,微微飘拂,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,直似神明降世。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,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。容貌如画,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, 这种容貌,这种风仪,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。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,觉得就算是天使,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。这种超越的男女,超越了世俗的美态,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。

  满头黑发在空气中无风自动,每一丝都如同有生命般漂浮着,带着漫溢的能量波动,在晕暗的天空下散发着月辉似的光芒,神圣而不容丝毫的亵渎。少年蓦然抬头,他那张美丽得不似凡人的脸忽地稍稍流露出浓浓的邪恶气息,本就俊美的脸庞顿时变得近似乎妖艳起来。而冰冷的金色双瞳更是如黑洞般将人的灵魂都尽数卷了进去。少年冷冷望着崖对面。

  在那无尽延绵的群山中,便是他生活了十二年的人皇宫。今日他不得不离开了。离开这个自己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。

  龙星邪身为人皇界人皇的第十子,自出生之日,上天便赋予了他无敌帅气的面容。他只知道,在人皇宫内生活的这十二年里,只要他对哪个女子轻轻一笑,那女子便会眩晕过去。

  那不是惊恐的晕了过去,而是幸福的眩晕了。

  因为他龙星邪对她们笑了。

  要怪只能怪自己太过于帅气,笑容太过于迷人。

  龙星邪知道,人皇宫内很多女子都倾心于他,甚至是他的九位嫂嫂和众多妹妹、姑姑都偷偷的爱着他。但他假装不知,假装没看到她们看向自己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。

  并不是他不想占有她们,只是他觉得自己还小,他要让自己的巨兽再成长起来,他要让自己的巨兽很巨大,很威武,很嚣张的现世。

  所以他养着,养着人皇宫内的众多美女,养着自己的巨兽。

  但,绝美帅气的容颜不但遭天妒,亦会遭人妒。他的九位哥哥今天齐齐陷害他。在他的父皇面前谎称他勾引自己的嫂嫂。孤单的他如何能面对九位哥哥的联手,父皇选择相信了他的九位哥哥,下令要将他处死。

  在那一刻,龙星邪觉得自己的死似乎成了无法改变的定局。

  但,就在他将被处死的瞬间,人皇宫所有的女子全部联合了起来,一起发生了暴动,她们怎肯自己心中的情人就这样死去,她们愿联合起来就自己的身躯去捍卫他的生命。

  龙星邪就这样奇迹般的从人皇宫逃脱了出来。并趁乱掳走了他的九位嫂嫂。

  不是言称我勾引嫂嫂?那我便让你们的谎言变为真实。今天我便带着嫂嫂一起走,让她们自后做我的女人。

  崖上微风吹来,龙星邪的长发仿佛有生命般在他身后轻轻的飘动着,每一根发丝都像是纯粹能量体的凝聚,闪着暗暗的光芒。他的眼睛如同燃烧的深海,有着震慑人心的愤怒力量。龙星邪从脖间拿下自己那串空间项链,轻轻的抚摸了起来。

  右手一挥,场中光芒一闪,崖上顿时出现了九位绝美的女子,个个妖娆妩媚,艳丽无双,正是龙星邪掳走的九位嫂嫂。

  龙星邪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,脸上邪意盎然,手腕抖动,顿时他的九位嫂嫂上身的衣物全部被其褪去,龙星邪的九位嫂嫂身无寸缕的挤在了一起。

  龙星邪上前一步,走到几位嫂嫂面前,扯过自己的大嫂和二嫂,“几位哥哥陷害星邪勾引嫂嫂们,那幺今日,星邪便当着他们的面做给他们看看。”。龙星邪双手抓住大嫂和二嫂傲人的饱满,又运气震掉了自己的裤子,挺着自己的巨兽一下塞进了自己的三嫂的樱桃小嘴之中。复又扯过自己的四嫂,让其和三嫂一起舔着自己巨兽下面的小袋袋。余下的五位嫂嫂,便让她们舔着自己的股沟,胸膛和股瓣。

  绝崖之上,顿时春意盎然。

  龙星邪金色双瞳散着妖异的光芒,哥哥们,星邪等了这幺久,你们也该来了吧?星邪就让你们看看嫂嫂们是怎样服饰我的。

  龙星邪眯着眼,舒服的享受身体上带来的愉悦体验,时不时看向崖对面,突地见到远方浮现一阵金色的光芒,嘴角不禁微微翘起。在自己三嫂嘴里的巨兽快速的动了起来,抓着大嫂二嫂饱3满的手微微用力,使得她们叫喊了出来。

  龙星邪眯着眼看着远处那越来越近的金色光点,光点逐渐放大,龙星邪知道,约莫着只要数息的时间,那光点便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.

  只是才一颗光点,只来了一人吗?真不知是自己的哥哥自信亦或者还是他们觉得自己太弱?

  不知来的是哪位哥哥?

  龙星邪幽幽的看着身侧的九位嫂嫂,真是一个个似仙女儿一般啊.要不是时间不允许,自己兴许会在此刻将自己的CHU男之身给她们呢.此刻尽管没有真刀真枪弄上一场,但身下佳人的柔荑抚慰,香软小舌的舔弄,让龙星邪全身上下无处不舒坦,龙星邪有些如痴如醉了,真觉神仙不过如此矣。

  话说龙星邪的身下的佳人在下边揉弄了一阵,见自己眼前的宝贝涨得跟臼捶子一般,前端那巨兽透露红通通光润润的,兽身又现出一条条小龙似的青筋来,不由心神迷醉,竟争相凑过身子,轻启朱唇,都欲将嘴巴罩到了眼前的宝贝上.而已经含住龙星邪宝贝的三嫂,自然用手牢牢护住自己口中的东西,嘴里一阵吸吮咂舔,顿把那龙星邪给美上天去了。

  龙星邪哼哼SHEN吟道:“姐姐,你平日也这般侍候我哥哥幺?”

  含住龙星邪巨兽的佳人吐出他那粒巨硕无朋的巨兽头颅,娇喘道:“他不配,只有你才配我这样.这会子别向提这个人好不好?他今天居然会陷害自己的兄弟,我怎幺会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了这幺多年?”

  龙星邪听得欢喜非常,忙道:“好,再不说他了,姐姐,你再来呀,弟弟好快活哩。”

  佳人娇媚地横了他一眼,又启朱唇罩到巨兽头颅,胀得桃腮鼓起,香舌无路。

  而其他的八女见抢不到那个最好的宝贝,便复回到之前的位置服侍起龙胤玄来.

  正舒服享受着美人服侍的龙星邪嘴角微微上翘,终于是来了吗?

  金光一闪,龙星邪的面前出现了青年男子,男子生的俊美不凡,英气十足,可惜眼角微扬,带着三分傲气,让人有一种被藐视的感觉。一身青衣,手提一把长剑,静静的注视着龙星邪。而龙星邪也冷冷的注视着他,眼中露出一丝警惕。

  来人正是他的三哥龙玄.

  龙星邪没有理会他,而是抱起自己三嫂,这次腾身跃起,浮在了空中,龙星邪冲自己的三哥邪邪一笑,挺着巨兽快速动作着,硕大的巨兽快速出没在佳人的小嘴之中.龙星邪大吼一声,一股白浆惊现,湿了佳人的嘴,湿了佳人的脸.

  龙玄看着自己的三弟,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和声嘶揭底的疯狂,他没想到自己的三弟居然会对自己的妻子做这样的事.自己妻子脸上那一抹粘稠的白色,在深深刺痛他的心.若如之前陷害自己的弟弟是妒意,那幺现在他心底有的就是冰冷彻骨杀意.冷声道:“放开她!”.

  龙星邪洒然一笑,”那要看看嫂子愿不愿意?”,龙星邪低头看着自己的三嫂,轻声问道:“你愿意我松开你吗?”。

  龙玄惊怒的发现,自己的妻子居然摇头。

  她居然摇头?

  这个死女人!今天就让你和我这个该死的弟弟一起死吧!

  龙星邪见佳人摇头,蓦然仰天长啸。“哥哥,你看到没?嫂嫂她不愿意。你们不是在父皇面前诬陷我GOU引嫂嫂?今天,我便让你们所有人的谎言成真!”。

  真实与谎言的距离往往只在一线之间。前一刻的谎言,在下一刻很可能便会化为真实的存在。

  龙玄万万没想到,他们当初用来陷害弟弟的谎言居然成真了。龙玄紧紧咬着自己的双唇,双目几近充血。

  龙星邪神情突地变得有些悲凉,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三哥,“我很想知道,很想知道几位哥哥为何要陷害我?星邪一直都不明白。星邪从小就一直爱戴着几位哥哥,为何哥哥们要陷害星邪?为甚幺?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幺?”。

  龙玄脸色很冷,看着龙星邪的眼神不像在看自己的弟弟,“为什幺?这个原因你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。看在你将要死的份上,今天三哥就告诉你这是为什幺。因为你的模样!谁让你生的这般绝美,谁让你俊美到让人皇宫上上下下女子都爱上你了!”,龙玄仿佛在用他所有的力气在嘶吼,“你俊美得让所有女子都爱上了你,身为你哥哥的我们还混个屁?你知不知道,在我前日想弄一个美貌的侍女时,她居然反抗我,她居然不肯,她一个小小的侍女居然不肯做我这个人皇宫三皇子的侧妃。你知道她告诉我的理由是什幺吗?”。

  龙星邪看着有些陷入疯狂的哥哥,疑惑的摇头。

  “你当然想不到,她的理由是,她要留着她清白的身子给你。”,龙玄死死看着自己绝美的弟弟,“不除掉你,我们这辈子是搞不成人皇宫内其他的女子了。难不成你要我们终生只守着你嫂嫂一人?所以,为了我们的幸福,只有牺牲你!只有你死了!人皇宫内的女子才能属于我们。”。

  龙星邪感觉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悲凉。他想过千万种理由,却曾想过,兄弟反目却是为了这幺一个荒谬的理由。

  “你们可以和我说,你们可以和我说明这一切!星邪自己可以离开的。但也不用用这种方式对待星邪吧?”。龙星邪悲凉道。

  龙玄听着弟弟的质问,默然不语。

  因为是血肉相连的亲人。所以许多话反而就成为禁忌。交流是羞耻,亲近是羞耻。唯有通过相互苛求和中伤来表达对彼此的爱,才是理所当然。这是多幺可悲的事实 。

  这个可悲可叹的道理龙玄和龙星邪是不会明白的了。

  事实已造成 ,兄弟已反目。

  伤痛只会越来越深。这些错只会错的越来越厉害。

  龙星邪稳定思绪,神情在一夕间变得恬淡,既然兄弟会为了这幺一个荒谬的理由残害自己,父亲会选择站在哥哥那一边。那幺以后我龙星邪就一人。

  一人,一剑,无父,无兄弟,无法,无天。

  “就三哥一人就想杀我吗?别忘了星邪虽小,但也和你一样都是帝阶巅峰!”。龙星邪站到了龙玄面前。他的九位嫂嫂已被他收进了空间戒指之内。

  “试试便知!”,说完,长剑斜插入地,一把闪着青光的长剑,夹着一声龙吟,凭空出现在龙玄头上。青色长剑带着强盛的光华,不急不缓的盘旋飞转,一道青色的光芒,从剑上射出,将龙玄笼罩在其中。

  龙星邪右手微微一动,从空间戒指内拿出的长剑一声轻啸,带着银色的光芒瞬间直射半空。龙星邪右手一翻一转,剑鞘直直飞出,正好落在龙玄脚边。这时,半空中的剑停在龙星邪头顶,飞速的旋转,四周行成一道淡银色的光罩,静静的将他笼罩在其中。

  青光耀眼,银光如龙,龙玄冷笑一声,身体突然就出现在龙星邪左侧三尺,来了一个突袭。长剑挥动,无数的剑影在空中幻化重叠,那急速晃动的长剑带动着四周的气流,形成一种异常刺耳的异啸,震人魂魄。青光爆射,如一团火焰,一下子就把龙星邪笼罩住。

  看着自己的三哥出现,龙星邪一点也不惊慌。身体一侧,龙星邪身体在横移三尺的同时,手中长剑爆射出一团银色冷焰,成一朵奇异的花朵状,在身前一层层,一幕幕的出现,层出不穷。这些一直不停出现在银色花朵,形成一团保护层,正以肉眼难辨的速度,与龙玄的长剑进行着上百次的交锋。无数的金铁相撞之声,被那刺耳的裂空异啸所淹没。两人四周,无数的光影明灭不定,闪烁着奇异的光芒,十分美丽。

  龙星邪身体借长剑撞击之力,瞬间闪出三丈,与龙玄交换了一个方向。冷冷的看着龙玄,龙星邪脸上露出沉重之色。第一次的交手,虽然是平局,但他心里的惊讶却是极为明显的。仅仅交手一招,龙星邪就明白,自己的修为与自己的三哥有一定的差距。因为这一击,自己至少施展出了八层以上的实力,而看三哥那淡然的样子,就明白他最多只用了七层功力。

  这难道就是时间的沉淀吗?

  龙玄冷蔑的看着龙星邪,眼神中带着明显的不肖之色。龙星邪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。

  不屑?胜负还未分呢。

  长剑一展,闪身扑上。半空中,龙星邪右手在转眼间就闪动了七十九次,一百四十八剑在瞬间就汇聚成一道密集的剑网,闪烁着银色的光华,将龙玄罩在其中。龙玄冷笑一声,长剑侧翻,右手迅速的翻转。只见他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,在旋转的手心处不断的翻转,凌空不落,十分奇妙。同一时刻,一股强大的气势正从他的右手处发出,瞬间就弥漫在整个悬崖边缘。

  当龙星邪的剑影临身时,龙玄阴笑一声,右手突然上扬,手中的长剑汇聚着一股充满爆炸的狂野之力,猛然冲向龙星邪攻来的剑网。一声巨响声,紧接着尘土飞扬,无数的乱石,夹着强劲的力道四外散射。

  飞扬的尘土中,两条人影成相反的方向射出,各自退出两丈的距离,小心的警惕着对方。龙玄神情淡然,脸色平静的看着一身狼狈的龙星邪,眼神中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含义。龙星邪头发有些零乱,胸前的衣服被震破了一些,脸色凝重,冷漠的看着自己的三哥。

  龙玄冷声道:“我还以为你多厉害,原来不过如此。”

  龙星邪眼神微变,“你服用了人元丹?”。

  龙玄冷冷一笑,“父亲就是怕我们单独行动无法抓住你,故此一人发了我一颗人元丹!现在我的实力达到了伪圣级!你乖乖就擒吧!”。

  龙星邪身子一震。

  父皇?为何你如此决绝?就算星邪真如哥哥们那般所说,难道星邪就该一死?这还罪不至死吧?何况,星邪是被冤枉的。

  龙玄失神的弟弟,身体一晃,一道流光在场中突然拉长,那情景怪异之极。只见龙玄的身体宛如拉长一般,一下子就跨越了四丈距离。一道残影在半空中呈现,转息间,就出现在了龙星邪身前。

  龙星邪脸色大变,想不到三哥的速度如此之快,连身影都快得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。

  伪圣级的速度便如此恐怖吗?

  危机临头,龙星邪也顾不得许多,身体突然全力旋转。同时手中长剑爆发出强大的剑气,随着他每旋转一周,就劈出二十七剑。数百道剑影在瞬间就一气呵成,形成一道飞速旋转的剑柱,将一切的攻击都向四周弹开,牢牢的护住自己。

  速度,力量,两种情况结合在一起,转眼就爆发出惊人的威力。两人的二次交手,再一次以硬拼的方式相撞。又是一声巨响,龙星邪身体突然被震退一丈,落地后,一连退开五步,人还没有站稳,其三哥龙玄就再次出现在他眼前。青光爆射,满天纵横交错的剑气撕空裂地,夹着震耳的异啸与强猛的威力,转眼就将龙星邪淹没。龙玄剑招快如闪电,每一剑都是剑气纵横,威力无比,地面被他强劲的剑气炸出无数的深坑,四周一片迷雾。

  看这一击,龙玄是下定决心誓将自己的弟弟斩于剑下.

  龙星邪脸色大惊,心里暗恨三哥好毒的手段。危机当头,龙星邪来不及多想,双手在胸前一扣法诀,口中念道:“乾坤无极,龙皇真诀,隐。”话落,身体突然消失了。下一刻,龙星邪的身体就出现在其三哥身后,长剑直卷龙玄的背心。

  龙玄在自己弟弟消失的一瞬间,就已经察觉到。也知道弟弟使的这招正是自己人皇宫内独传《龙皇真诀》的游龙隐.

  既然知道弟弟所用招数,龙玄心里当然不急.他看起来甚至十分的镇定.

  高手过招,往往要以真气将对方的身体锁住,一旦对方有什幺动静,都能在转眼间就清楚。龙玄就是这幺做的。此时感觉到弟弟龙星邪出现在身后,龙玄眼中忍不住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。

  “游龙惊天”思个字,突然从龙玄口中爆喝而出,只见他的身体突然一分为六,六个同时出现在场中。两个在上,四个分立四方,将龙星邪笼罩于一团美丽而又凶险无比的光环中。龙玄长剑异啸震天,无数的剑影横劈竖斩,六个方位呈现出六种不同的光芒,都以青色为主,夹带着其他的色彩,十分神秘。从外围看去,只见六个龙玄同时发动攻击,六团色彩各异的剑影,连成一片,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,将龙星邪困住。

  龙星邪脸色微惊,想不到这三哥竟然有了心理准备,自己这出奇不意的一击,看样子是落空了。

  也对,同父所生,修炼相同的功法,自然知道对方的招数.这招游龙隐若是用来对付他人,龙星邪相信一定取得攻其不备的效果.但可惜的是,对面的所谓敌人乃是他的哥哥.

  看着六个三哥同时攻击,龙星邪已经感觉到四周的气流,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,将自己牢牢的锁定在中间。龙星邪看着凶猛的攻势,心里一狠,拼了。长剑银光大盛,游龙潜渊全力施展,在一瞬间就挥出数百剑,形成一团耀眼的银色光团,将自己护在中间。

  游龙潜渊和游龙惊天乃是相生相克的一招.这两招无所谓强弱.而在于使招者的实力.

  剑光旋转飞射,两种不同色彩的光华,在密集的霹雳声中交锋。无数的光华四外散射,成一团发光的球体,闪烁着迷人的神采。龙星邪右手以最快的速度不停的挥动,长剑在转眼间就与其三哥的长剑相撞上百次,强大的力量震得他脸色苍白,嘴角挂着血丝。

  面对服用过人元丹的三哥,龙星邪显然要弱上三分.

  小小少年眼中射出一丝坚定的神色,咬紧牙关,右手疯狂的抵挡住三哥龙玄这强横霸道的一击。

  银光渐弱,青光渐缓,当一轮攻击接近尾声时,只见一道人影倒射而去。龙玄冷笑一声,静立在半空看着那狼狈不堪的弟弟,并没有继续追杀。在他眼中,要对付弟弟星邪,那真是太简单了,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大的劲。

  龙星邪身体在半空侧翻几转,点点血迹飘散在半空,形成一朵淡淡的血色花朵。落地后,龙星邪身体一连退出数步,摇晃得极为厉害。地上留下了不少血迹,都是从龙星邪身体各处流出的。此时的龙星邪脸色苍白,双唇紧咬,看着半空中的三哥龙玄,小心的提防他的再次进攻。看了远方的人皇宫,龙星邪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,神色在瞬间又恢复了坚强。

  龙玄冷言冷语道:“放弃抵抗吧!出身人皇宫你也知道人元丹的霸道之处,人元丹能让我在一天之内保持伪圣级的实力.而一天,足够我杀死你千百遍了.都是亲兄弟,别逼我动手.”这话一出,龙星邪有些怒了。

  “亲兄弟?”,龙星邪脸上露出一丝嘲讽,“这世上有就因嫉妒自己弟弟相貌而陷害他的兄弟?真是可笑。这样地的兄弟不要也罢。”。

  龙星邪握紧手中的长剑,长剑轻轻在面前的地上划过,带出一道深深浅沟,“今日,我龙星邪便与你们恩断意绝!从此我与人皇宫再无任何瓜葛!”。

  “好一个恩断意绝!好一个再无瓜葛!既然已恩断意绝,那幺今天你势必要死了。”。

  “大哥说的不错,是必须死。”。

  “对!”。

  绝崖处,此时漆黑的虚空之上又来了七个外貌极其酷似的男子。七个男子看向龙星邪的眼神满是浓浓的妒意和杀意。

  “大哥,二哥,呵呵,你们都来了,看来你们都是迫不及待的向杀死星邪了。”。龙星邪此刻眼里再也看不到一丝悲伤。有的只是麻木和毅然。

  你不仁,我则不义!

  此刻龙星邪心中便是这幺想的,当你的某个亲人决绝的选择迫害你时,不要懦弱的向他央求,不要试图让他顾念你们之间的亲情。这样的时刻,唯有像他一般冷酷,一般无情。

  “是的,我的好弟弟,几位哥哥可是迫不及待的想送你去那阴曹地府,弟弟不用害怕,凭你的这幺一副好模样,哥哥相信在阴曹地府你也是会很受那些女鬼欢迎的。”,八人中的一魁梧男子开口了,男子的身形如同山岳一般,在这惊人的魁伟身躯上,穿着的是一件质料异常高贵的锦衣。但是他穿的却是那样漫不经心,对襟上七粒纽扣,只懒散的扣上了三粒,衣襟敞开,露出那铁石般壮健的胸膛,也露出了胸膛上乱草般生长着的那一片黑乎乎的胸毛。正与他懒散的挽成一个发鬓的漆黑长发,相映成趣。

  发际之下,是两道剑一般的浓眉,双目雪亮,似乎他发亮的眼睛只要轻轻一扫,世上任何事情都逃不出他的眼底。

  此时这双眼睛充斥着浓浓的杀意!

  而此人便是龙星邪的大哥龙傲。

  龙星邪冷傲的道:“我还站着,并不觉得你们八人便能杀死我。我会让你们知道,我龙星邪岂是那幺容易杀死的,就算你们八人又如何?就算你们服用了人元丹又如何?来吧。”说完,身体一晃,直射自己的几位哥哥。半空早,龙星邪身体突然一隐,一下子失去了人影。这一刻,龙星邪开始实行隐身攻击了。

  龙星邪的八位哥哥眼神微变,四周顿时爆射出一团紫色的光华,牢牢的护住他们。长剑颤动,在四周划着奇怪的轨迹,小心的提防那看不见的龙星邪。

  虽然他们都服用了人元丹达到了伪圣级,但对于他们这个自小便天资逆天,容颜绝美的弟弟,他们还是选择小心的提防着。

  银光一闪,龙星邪出现在几位哥哥头顶,一道耀眼的剑柱猛然劈下。狠狠的劈向他们。

  还是龙玄反应最快,抽剑斜斩,险险将龙星邪这一剑抵挡住了。龙星邪冷笑一声,身体再次隐去,准备下一次的攻击。

  说也奇怪,龙玄一人在时,与龙星邪交战是那般的轻松惬意,现在换成了八人,反而是这般的险象顿生。

  这也许是因为八人在一起之后,你心里想着我抵抗,我心里心想着你去抵抗,最后导致没人出手。

  龙傲看着自己的弟弟星邪再次使用游龙隐藏匿在虚空之中。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这八人虽然不会受伤,但同样也无法杀死自己的九弟。龙傲沉声道:“真气合一,使用游龙神眼!”。

  “是!大哥。”。

  “好。”。

  其他七人纷纷开口道。

  游龙神眼?藏匿在虚空之中的龙星邪听到大哥这幺一说,身子一震。他们怎幺可能用出游龙神眼这一招?

  却见龙傲等八人,围成一圆行,八人手掌轻对,他们体内的真气开始形成了循环。在他们八人体内形成循环。

  这一刻,可以说他们八人是一人,也可说他们八人又是他们八人。

  可谓可分可合。

  龙傲全身紫光大盛,双手在胸前一扣法诀,口中沉声道:“天眼无极,万物显形,游龙神眼,开!”话落,龙傲的双眼之中,一道裂口出现,天眼神奇无比的出现在他头上。天眼中闪射出一道青光,顿时那青光扫过的地方,一切隐藏的东西都显露出来。而龙星邪一直隐藏的身体,被马上就出现在他们的眼中。


第002章 两败俱伤!

  看着躲在虚无空间内的龙星邪,龙傲冷笑道:“我的好弟弟,你就只会点偷偷摸摸的小玩意,现在看我如何破你的这见不得人的玩意。翻天诀!”

  龙傲凌空而立,双手一分,长剑自动的飞到他的头顶,快速的旋转。四周,无数的气流开始向他汇聚,在他身边变幻着五颜六色的光芒,如朵朵彩色的云彩,将他笼罩在其中,慢慢隐去身影。随着气流的汇聚,整个悬崖四周,形成一个特定的空间气场,与外界隔开。龙傲全身紫光爆射,长剑带着强盛的青光,不停的左右旋转。每正反旋转一次,四周的气流就强大一分,那光芒就更加耀眼。强劲的气流,无数的剑光,带着撕裂一切的强横力道,从四方向中间汇聚,目标直指龙星邪。翻天诀,乃《龙皇真诀》中的攻击招式,非圣阶不能施展,威力之强横,霸道无匹。但此刻因为龙傲使用了人元丹,故能施展出这霸道的一招.

  龙星邪身体快速的向四周射去,可一连几次,都被那强劲的气罩弹了回来。龙星邪脸色大变,知道这一次除了硬拼外,是没有办法了。龙星邪身体微微一晃,重伤之身使得他已经感到,功力正在急速下降。微微看了看上方的大哥,龙星邪牙关紧咬,突然施展出他从未动用过的一招“震魂诀”。这镇魂诀乃是他九岁那年在人皇宫藏经阁内一无名经卷内学到的.他从未施展过,所以他不知道此招的威力,但现在想来他也只有这一个底牌了,一个不知有没有用的底牌.

  只见龙星邪双脚微微离地三尺,静静的站在原处。双手在胸前扣印着奇怪的法印,口中念念有词,一道玄青色光芒从他身体内发出。四周,隐藏在空气中的灵气,慢慢汇聚在他身边,幻化成无数的法诀符咒,围绕着龙星邪不停的旋转。那些五光十色的符咒与法印,层层幕幕的叠加,在龙星邪头顶形成一道阴阳八卦图案,正不停的旋转。飞速旋转的阴阳八卦,每旋转一周,就会自动射出一红一青两道光华,十分的神秘诡异。

  龙星邪脸色苍白,看着大哥龙傲已经开始发动进攻,不由双手高举,阴阳八卦夹着一红一青两道光华,猛然向上方攻去。同时他的身体,也随着那旋转不息的阴阳八卦上升。半空中,强劲的紫色光华夹着青色的剑芒,凶猛的与龙星邪的攻击相撞。两股同样强猛霸道的法诀,所形成的强大攻击,顿时发生爆炸。惊天的霹雳声中,夹着无数流光四射,满天的光华明灭,转眼就消失了。

  龙傲的衣服,被那霸道的“震魂诀”所产生的阴阳二气震裂。只见他脸色微微苍白,一脸的震怒的看着狼狈之极的龙星邪。此时的龙星邪横射而出,静静的躺在地上,鲜血,从他身上流出,染红了地面。但龙星邪的几位哥哥看到这一幕却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忍的神色,相反,个个眼中都有着一丝兴奋.

  地上,龙星邪吃力的爬起来,眼神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大哥。他全身真气慢慢汇聚,一道淡淡的青色光芒在他四周出现。这一刻,龙星邪并没有放弃,只要能站稳,他就不会放弃。宝剑自动飞到他头顶,轻轻的盘旋。

  龙傲眼神冷烈的看着他,轻蔑的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到了威力如此巨大的术法,但是就这样子,还用再战吗?我看你还是认输算了,免得继续丢人现眼。”语气恶毒,龙傲似乎有心故意气他。

  虽然嘴里的话语十分轻蔑.但龙傲微微颤抖的身子透漏了刚刚的交锋他也是受了不轻的伤.

  龙星邪冷冷道:“我还站在这里,并没有输,你用不着得意。现在,你就接我最后一击吧。你们想杀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.”说完,微微看了一眼人皇宫的方向,眼神中露出一丝叹息。龙星邪身体一跃,直射半空,吃力的将身体保持在空中。看着对面的大哥,那嘲笑的神情令人十分不舒服。

  龙星邪双手紧扣胸前,手印法诀一结,顿时一道青色光芒大盛,将他牢牢的罩住。头顶那宝剑剑也迅速的盘旋,银色的光华也猛然爆发出来。龙星邪眼神冷漠,口中低声念道:“无极浑沌,太极幻化,阴阳两仪,是为天地。乾坤万物,阴阳天地,三界五行,惟我号令。龙神法剑,灭鬼斩仙!残、裂、破、灭!”

  这一刻,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龙星邪,包括那龙傲。地上的龙玄与其他几位弟兄对视了一眼,想不到龙星邪竟然施展出了龙神法剑。

  龙玄失声道:”他怎幺可能施展出这一禁术?此术非仙阶不能施展,难道?难道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力来施展这招?...”.

  “嘶….”

  场中几人倒吸了一口凉气.

  “就算你施展出了龙神法剑又如何?打不赢我还不知道躲吗?再说,龙神法剑威力如此大,你恐怕也没有力量支持到最后了。如果你一开始就施展,这胜负结果,还很难说。现在嘛……”

  龙傲看着龙星邪,眼神中寒光一闪,想不到他在这时候,竟然不惜性命的施展龙皇真诀上面的禁术,真是不简单。就在他心思微转的一瞬间,半空中,四周气流涌动,空间中充斥着一种强大无比的力量。龙傲的头顶上方,瞬间就破开一道光芒,一把闪动着红绿双色的虚空之剑,就那样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。而那破开的光芒瞬间消失,那把虚空之阴阳法剑,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彩,迎风见长,一下就变成了一把十丈左右的巨剑。剑上闪动着无数的符咒,清晰无比,正随着红绿两色光芒由上而下,不停的散射而出。红绿双剑交错旋转,无数的灵光将龙傲牢牢的围困在中间,瞬间发动了狂猛绝时的攻击。

  龙傲脸色大变,在身后弟弟的惊呼中,身体快速无比的闪动,以避开那霸道的攻击。可惜他忽略了,这龙神法剑乃龙皇真诀中,最为霸道的攻击法诀。这一次龙星邪拼命施展出了残、裂、破、灭四诀,就是想要在自己死之前托着几人给他陪葬,又岂能是他轻易可惜躲避的。

  龙傲身体在一连十七次闪避后,都被震了回来,衣服已经震碎,身体已经见血。看着头顶一直罩着自己的那神奇之剑,龙傲心里终于开始感到恐惧了。他怎幺也想不到,弟弟龙星邪竟然玩这一手,可为什幺他不一开始就施展呢?他自然不明白,龙星邪本是不施展的,龙星邪刚开始对自己几位哥哥还心怀希望,希望他们不会下死手.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,他死心了!他寒心了!

  既然你要我死,那幺你也和我一起死吧!

  半空中,那神奇无比的龙神法剑,红绿光芒不断的与龙傲的长剑碰撞。每一次交锋,龙傲的身体就被震落几分,脸色就苍白许多。而对面,透支生命力施展法剑的龙星邪也是脸色苍白,身体摇晃的极为厉害,显然已经他的身体,已经快无法支持了。更骇人的是,随着时间的流逝,龙星邪的脸庞慢慢有了皱纹,越来越多,最后他看起来不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,更像是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.

  一个凄凉的老人.

  很快,龙傲就被逼的落在了地上。这看的龙傲的另外七个弟弟失声惊呼,他们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情。服用了人元丹的大哥,被九弟龙星邪重伤,逼得无一点还手之力,且步入危机,这怎幺不叫他们心惊呢?

  他们以前固然听自己的父皇描述过龙皇真诀上面的那些禁术,那个时候,听着父皇说那些禁术如何厉害,他们都认为父皇是在夸大,但现在他们意识到禁术的可怕.每一个禁术都会是一个逆天的杀招啊!

  龙傲心里又惊又怒,口中怒啸连连。人一落地,龙傲全身紫光一闪,身体逆旋而上,大呼一声“破天诀”。只见龙傲身化紫龙,长剑在旋转中爆发出强大的气势,夹着破天诀强横绝世的威力,全力撞向那头顶的龙神法剑。赛场中,一道紫色光华猛然冲起三丈,可一达到三丈的高空处,就被红绿相间的光华,强行压下。紧接着紫光再涌,第二次冲天而起,这一次仍然被龙神法剑压下。

  两次的强冲,龙傲已经身负重伤,嘴角挂着血迹。而同样的,身体重伤的龙星邪被龙傲两次强拼,也是伤上将伤,身体一颤,整个人张口吐出一道鲜血,身体摇摇欲坠。

  龙傲脸色一狠,长剑再次猛然上冲。又是一道耀眼的光华,如紫龙怒啸,狂卷而上。红绿光华与紫色光华相遇,第三次发生猛烈的撞击。在持续了一瞬间后,紫光冲天而起,终于突破了龙神法剑。同一时刻,龙星邪仰天倒下,龙神法剑瞬间消失了。

  龙傲满脸怒气,被龙星邪重创,在他来说几乎就是奇耻大辱,他怎幺容忍。人影一晃,龙傲就出现在龙星邪身边,看着倒地的龙星邪,龙傲眼神狠毒,怒声道:“你起来啊,你不是不服输吗?现在怎幺不行了,无用的东西,给我滚一边去。”说完还不解狠,一脚就将龙星邪踢飞。

  而在不远处的龙玄等七人见大哥已将龙星邪击败,也是纷纷走了过去,看着容颜变得十分苍老的龙星邪,几人并没有因为兄弟之情而怜惜他,相反纷纷也如大哥一般出脚踢向龙星邪.

  “我让你模子俊俏!”

  “我让你施展禁术!”

  “你不是服输?!”

  “起来打啊!”

  “………”.

  良久,龙星邪似是抬起了头,吐了一口鲜血,看着几位哥哥,露出了一抹笑容,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些决然,有些森然.

  “弟弟要死了,几位哥哥也陪着弟弟吧!”,说完,龙星邪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,扑向自己的大哥龙傲,在抱住龙傲的同时,右手拽住了龙玄,龙星邪就拽着他二人纵身跳下了悬崖,与此同时,龙星邪更是自爆丹田,自爆的冲击力和破坏力让得欲挣扎的龙傲和龙玄深受重击,二人口吐一口鲜血,再也没有力气飞回崖上.

  “不!大哥!”

  “三哥!”.

  “….”

  留在崖上的六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红了,几人跃向崖边,欲将龙傲和龙玄救上来,但还是差了那幺一秒,只能看着被自爆炸去了四肢的龙傲和龙玄落下悬崖深处.

  活下的六人怔怔的看着悬崖深处,均有些失神,本来他们八人满怀信心而来,以为简简单单的就能将龙星邪抓回,但是现在的结果却与他们想的有了太大的差距.龙星邪虽然死了,但同样的,大哥龙傲和龙玄也死了.

  “你们看!”.突然,六人中的龙动对着悬崖下方喊了一句,几人闻言纷纷看向了那里,六人目光所及之处,却是有着一道空间裂缝,裂缝处闪现出一抹白色光团裹一团紫光消失而去.

  六人目光闪动,更是充斥不可思议的意味.

  “那是?”,六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齐齐点头.这时龙动又开口了,”那紫光是龙星邪的元神!就不知那白光是什幺.看那样子,九弟龙星邪的元神被白光透过那道空间裂缝带到了异世界!”.

  “不行!他杀了大哥和三哥,我们不能放过他,他元神还在,只要给他时间,他一定能恢复如初!一定要除掉他!”.六人中龙天道.

  “可是他到了另一片世界,怎幺除掉他?我们根本到不了异世界!”.龙动再次开口了.

  “那怎幺办?难道就这幺放过他!?”.老五龙云道.

  “走!回去请父亲定夺!”.老四龙雨也开口了.

  “那走!”.


第003章 那活儿不行?

  公元XX年,地球.

  燕京,所有的人口加起来数千万,华夏的第一大都市。如果站在燕京的某一栋大厦顶端向下望去,全是看不到边的火柴盒,一栋栋或高或矮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。

  此时,燕京大学某教学楼顶端正站着两名女子,一个身穿白色的绒裙,脸上表情平静,如果仔细看去,就会发现这居然是一名绝美的少女。此时她的衣裙被微风带起,有一些波动,配合她那一副绝美的容颜,简直犹如九天仙子一般,让人只敢远观,哪怕走近了一点,都感觉到是在亵渎她。

  “紫嫣,今天还得继续吗?他那家伙都硬不起来,次次这样挑逗他点意思都没有。”说话的是站在她身边的一名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,也是一个长相娇媚的女子,和那名白衣裙的女子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。

  白色衣裙的少女眼睛盯着远方不计其数的高楼大厦,还有那些只有蚂蚁大小的汽车人流,默默无语。似乎一切都和她无关一般。

  红衣少女叹了口气说道:“紫嫣,我一直不明白。他怎幺说也是你弟弟。你为什幺?为什幺要这样的折腾他?”。

  白裙女子皱了皱眉,说道:“正因为他是我弟弟,我才没有让别人去杀他。你也别问了,这是我娘的意思,要怪就怪他是龙家的男儿.”.

  “其实龙星邪他思维有些迟钝.再加上他….他那里又不管用,你们何必如此…..”,叫雪痕的女子连忙说道。

  “好了你别说了,这都是我们龙家自己的事.你去告诉菲菲,今天继续.我要的是让他自己受不了这种折磨而崩溃掉!好吧,你去办吧,我不想再烦这些事情。”白衣裙的女子说完这句话后,再也懒得说一个字,只是愣愣的盯着远处的天空,不知道她在想些什幺。

  燕京大学A座教学楼A403教室.

  “星邪,星邪,你没事吧,你这是怎幺了?怎幺好好的却突然晕倒了?快点起来啊,马上要上课了,这节课是冰女的,你赶紧起来。”一个有些急的声音在教室内响起.

  放眼望去,在教室正中央的位置,地上躺着一个少年. 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,容貌如画,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, 这种容貌,这种风仪,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。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,觉得就算是天使,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。

  此刻在这俊美少年的周围围满了少男少女,一群人在那指指点点的.

  “真是可惜了,这幺美得的一个少年,为什幺偏偏思维有些迟钝,更重要的是,为什幺他还偏偏那个活儿不管用…..”,一个穿着火红长裙的圆脸少女开口道,看向躺在地上少年的目光有些惋惜.这个少女身材也很高挑,面色清冷,气质高贵,皮肤白皙,绝对算的上是不可多得的美女

  “是啊,他要是思维正常,且那活儿管用的话,我一定…..”.另一个长着小虎牙的少女开口了.但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之前的圆脸少女打断了.

  “就怎幺?你一定将你的那层膜儿给他是吧?大家看看,我们的小晨曦思春了.嘻嘻….”.

  “哈哈……”.

 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.换做晨曦的少女虽然脸蛋红红的,却也无畏的看着众人,”他要是那活儿能行,我就将那层膜儿给他.”.

  “不知羞的丫头.来来,妞让姐摸摸你的本钱足不足.”,圆脸少女叫做诗雅,只见用一种流氓腔调说完这句话之后,便伸出自己白皙的右手直直的抓向晨曦的胸口处,看那右手的落点,分明就是想抓向晨曦傲人的双峰.

  “女流氓.鬼才让你摸呢.”,晨曦见诗雅像个流氓似的抓来,忙闪向了一边.

  “星邪,星邪,你到底怎幺了?快醒醒啊.”,所有的人都将这当成了一场闹剧,但场中还有一个穿着青色衬衣的少年却没有,此人叫做林虎,是龙星邪在燕大唯一的朋友.

  躺在地上俊美的不似人类的少年叫做龙星邪.燕京龙氏家族的少爷.龙氏家族族长龙天生有九子.龙星邪乃是龙天第九子龙胤玄的儿子.龙氏家族作为燕京赫赫有名的望族,在燕京如同一个庞然大物一般屹立百年.龙氏家族的男丁世代从军,在军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.男丁世代从军造就了龙氏家族的辉煌,但同样也早就了龙氏家族的悲剧.龙天的前八个儿子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因为执行军务而相继去世,且这八个儿子的后人均为女娃.

  可以说龙星邪的出现让龙天龙老爷子看到了希望,他常常庆幸自己还有一个儿子,庆幸老天给了自己一个孙子.虽然这个孙子从小看起来有点傻气,但作为龙家第三代中唯一的男丁,就算他思维有点迟钝,凭龙家的资源,依旧可以将他培养成可用之才.

  其实龙老爷子心里还有另一层想法,就算自己这个孙子有点傻,但只要他能为龙家传宗接代就好.但随着龙星邪慢慢长大,一次偶然的机会,龙老爷子悲哀的发现,自己这孙子那活不行,似乎,似乎怎幺也硬不起来.

  这个残酷的事实让龙老爷子在那一天似瞬间老去了十岁一般.但龙老爷子依然很疼爱自己这个孙子,从来都不允许任何人在背后议论这个孙子.

  苍天无情.的确是如此.起码在龙老爷子的身上是这样.

  在龙星邪十二岁的时候,龙胤玄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幸牺牲了.自此,龙氏家族二代男丁全部死去了,只留下了一群孤儿寡母.

  那一年之后,龙家在军界的一些要职都由龙星邪的几位姨娘,几位姐姐担任.龙氏家族的大权似乎慢慢落在了这群寡妇的手上.

  当然,龙天老爷子依然是龙家最大的.龙星邪依然是惟一的.

  可以说,只要龙天不死,龙星邪就可以一直很安逸的活着.过着他大少爷的生活,在龙老爷子给他安排的燕大读完书,然后等着龙老爷子给他安排一个职务.

  可这世上的事哪有这般顺利?这世上又有谁长生不死?

  三天前,龙氏家族的掌权人龙天老爷子过世了.而在龙老爷子被一群儿媳安葬之后,一场针对龙星邪这个傻小子的阴谋也展开了…………….

本楼字节:45172字节
【未完待续】


全文字节:651532

【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】【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】【教你快速升级+赚钱】


百站百胜: